艾特点.

我深信不疑

【樊昕】世人可知

速打甜点一发

没逻辑ooc




半夜十二点,樊振东在硬邦邦的席子上翻来覆去,空调在26度,他还是热的出奇。

苦心煎熬到了十二点半,樊振东受不了了,揉着一脑袋乱毛坐起来。

手一伸摸到了床头柜上,把空调遥控和手机一块抓了过去。

温度一下降到了最低温度16,樊振东才抱着手机躺了下去。

打开微信翻开了置顶的微信号,在聊天界面上手指上下滑动着。

打了一串字又删除又打,几次来回,樊振东都没把消息发出去。

他怕许昕已经睡着了。

他退出了聊天,看到“发现”那里有个红点,强迫症促使他点过去,心里不屑着哪个大半夜发朋友圈。

当他看到朋友圈那里显示的头像时他就不淡定了。

那不正是许昕的头像么!

他还没睡!

樊振东一喜,心里想着给许昕发个撒娇的表情包,手却直接点开了朋友圈。

“我觉得如果我不发这个朋友圈可能有人会睡不着所以我就来发了,各位晚上睡好啊。”

前十分钟发的,底下已经有一长串评论了。

樊振东不急了,一条条看下去。

凡是和许昕或者樊振东亲近一点的,大都知道他俩这点事。

底下的评论却一个个装聋作哑问东问西,樊振东眉毛上挑,点了个赞跑去撒娇去了。

许昕倒是回的很快:“真没睡啊。”

樊振东:“对,热的心慌。”

许昕:“怎么会,你开的多少度?”

樊振东:“16度。”

许昕:“!!!!!”

许昕发了好几个震惊表情包,随后跟着一句话:“给我26睡眠。”

樊振东:“可是真的很热。”

许昕:“吹,我俩睡开28睡眠你都不嫌热,这时候嫌热。”

樊振东瘪着嘴,随手点了几个柴犬表情包过去,边伸手去够刚刚扔在一边的遥控器,把空调开到了26睡眠。

他打字:“你们忙完了么?”

许昕:“忙完了,准备睡了呢。”

樊振东委屈.jpg

樊振东:“忙完了我去你那里睡嘛,我房间真的特别热,可能是很久没睡过了。”

许昕没回他消息,樊振东抱着手机等,过了两三分钟,也没等到红1出现,无聊的他又去了朋友圈看许昕。

却又刷出了一条,马龙的。

他乍一惊,马龙竟然也会没睡?

等等,这和许昕的合照什么鬼?

再黑灯瞎火他也能看出来许昕。

举着手机笑的牙龈都能看见。

马龙:大概有人会睡不着吧。各位好梦啊。

樊振东瞪直了眼珠子,跑去给许昕发了几十条消息,仍旧没有回复。

樊振东委屈.jpg

干脆打了个电话过去。

电话倒是被接通了,许昕的声音还略带点笑意:“干嘛呢。”

樊振东瘪嘴:“你干嘛不回我消息?”

许昕笑了:“我刚斗地主呢,就没回,我这接个电话肯定就输了,你得怎么陪我啊?”

樊振东说:“人都给你套牢了,要什么能不给么?”

许昕:“哟,态度可以呀。”

他笑两声,声音小了一些,像是捂住了听筒。

樊振东疑惑的喂了两声,听筒里传出了一阵刺耳磨砂的声音,樊振东一下拿远了手机,又怕错过了许昕说话拿了回来。

听筒里好像传来了脚步声,樊振东试探的喊了两句:“昕哥?昕儿?”

话音刚落,一阵敲门声响起,樊振东吓得一哆嗦,随着听筒里传来了许昕的声音:“开门,我在门口呢。”

樊振东一愣,拖鞋都懒得穿跑过去开门。

只见两条大白腿在樊振东眼皮底下。

许昕长手一伸,开了灯。

许昕穿着一件到大腿根的短袖和一条穿了像没穿的短裤站在他门口。

樊振东不着痕迹的咽了口口水,看着许昕爬上床,检查了空调温度。

樊振东立马黏了上去,许昕随他去了,嘴里却说着相反的话:“你不热的很吗?抱我干嘛?”

樊振东抱着不撒手,还在颈窝蹭了两下,痒的许昕缩脖子:“抱着你就不热了。”

许昕笑:“怎么,当我冰袋啊?”

樊振东说:“夏天冰袋,冬天暖手宝,时刻不能少。”

他在许昕脖子边唔咽着:“没你没法活得。”

许昕心里乐开了花,就着姿势摸着樊振东一头乱毛。

好久樊振东在脖子周围吸够了,抬起头一本正经的跟许昕讲:“我去比赛了,你得时刻关注我的比赛!”

许昕挑眉:“我哪次没关注?”

樊振东说:“这次不能和以前一样,你得有行动!”

许昕说:“行动?”

樊振东点头:“比如首我的直播,为我加油打气什么的......”

许昕挑眉:“我哪次不是这样了?”

樊振东急了:“可都没人知道!”

许昕一愣,摸着他头发把人拉着躺下:“这怎么让别人知道?嗯?”

这下换樊振东说不出话了,委屈吧啦的抱着许昕的腰求安慰。

就是乱动的手活像个大猪蹄子。








赛后:

许昕:“我们老将可还满意?”

态度可以👌
我死了👌
樊昕是真的👌
我咆哮👌

樊昕是魔鬼吧。

樊昕我还能再干!
等我!
好不好!

栏后的名字

背后的国旗

比赛握紧拳头为自己打气的您

i love u💕

杨锐情话:


一天,徐宏在单位和小哥哥小姐姐们谈天阔地。

讨论到是面包重要还是爱情重要时,各个发表言论大不相同。

女同事A:面包重要,没钱再坚固的爱情也承受不住社会残酷的打击。

女同事B:爱情吧,钱可以赚的,多多少少能维持生活就行。

男同事A:爱情重要。

男同事B:同A。

女同事C:金钱重要,没钱都没心思谈恋爱的。

然后一群人叽叽喳喳开始举例来维护自己的观点,同样的观点的人战队。

徐宏置身喧哗,在中间坐的像个裁判。

战争激烈,难分高下。

突然,女同事A发现了一言不发的徐宏,便问他:徐宏同志,这件事情我觉得需要一个公正。

徐宏正打算说自己的观点。

女同事C又说:你回去问下你家老杨吧,他比较公正。

徐宏语塞,但迫于十几只眼睛注视下,终于妥协答应了。

晚上,徐宏回到家。

杨锐在沙发上撸猫,骆驼困在脚边。

徐宏甩了鞋窝在旁边。

布袋喵呜一声下去陪骆驼了。

徐宏问他:杨锐,我们算穷吗?

杨锐:有房有车,有狗有猫。喝得起茅台吃得起牛肉,月薪上万.....

徐宏:好停!那你觉得面包重要还是爱情重要?

杨锐:你想吃面包?

徐宏:面包是钱的意思。

杨锐:都没你重要。

徐宏:(内心卧槽)..........


第二天,所有人堆在徐宏办公桌前。

众人:怎么样?老杨判的什么?

徐宏:他说都没我重要。

众人:猝不及防一口狗粮。

哄散。

【樊昕】汇总

我留下来的所有樊昕文了。
💕💕💕

1.【樊昕】放假:http://aitedian.lofter.com/post/1ec49ca3_f071977

2.【樊昕】家教严:http://aitedian.lofter.com/post/1ec49ca3_f8d3563

3.【樊昕】图配小短文:http://aitedian.lofter.com/post/1ec49ca3_10803c6e

4.【樊昕】倒计时:http://aitedian.lofter.com/post/1ec49ca3_11f2cf98

5.【樊昕】表白:https://shimo.im/docs/vGhnyuRF4nUvuQYz 

6.【樊昕】心动4.0:https://shimo.im/docs/Xp7bG12paskuGI2I

7.【樊昕】4.0小段子抽风:https://shimo.im/docs/kyy4LbK9xSA93wi9

8.【樊昕】一点往事:http://aitedian.lofter.com/post/1ec49ca3_ee847f01


【锐宏】古风操作

实在抽风。


—————
徐宏怀里躺着布袋,在后花园抚琴。

远远听见侍女急促的脚步声。

徐宏停了拨弦的手指,顺着布袋的脊背抚摸。

待侍女停在面前,方才开口:“如此仓皇,成何体统?”

侍女跟徐宏平时关系尚好,徐宏也没多少架子。

便只是简单的行了个礼,语气仓促:“太子殿下,杨将军...杨将军带着杨少将凯旋归来了!”

只听琴弦一声重响,徐宏瞪大了眼睛,“可是真的?”

侍女说:“真的太子殿下!两位将军正在回来的路上,京城传的沸沸扬扬,百姓夹道欢迎呢!”

徐宏心里惊喜,掀起衣摆就要离开,被侍女挺身拦住:“太子殿下这是要干什么?”

徐宏抱着布袋不看侍女一眼,“我要去接迎少将!”

侍女说:“太子殿下,这可不妥。”

徐宏说:“有何不妥?”

侍女说:“太子殿下可是犯了糊涂,将军少将归来,必先觐见皇上钦臣,太子殿下这去可不是捣乱?”

徐宏觉得有理,他年少未冠,这一去的确不妥。

他讪讪坐下,布袋又重新窝进了他的怀里。

侍女在身旁站定,看徐宏心不在焉的手抚琴弦。

才过一会,徐宏便放下了古琴双手托起了布袋,语气愉悦的对它说:“父王就要回来了,你可开心?”

说着还拿着鼻头去蹭布袋毛茸茸的脸颊。

侍女被一番动作都的噗呲一笑,微微侧身捂嘴却发现不远处正有人轻脚探过来。

她一惊,差点尖叫出声。

这不是凯旋归来的杨少将杨锐吗!

杨锐手指放在唇边示意她不要出声,侍女捂着心口点头。

看到杨锐手势轻身退下了。

徐宏和布袋玩的正高兴,完全没留意到侍女的离开,抱着布袋说着他父的小坏话。

“你父王可不疼我俩,回来也不先见我们!”

“亏我这些日子好酒好肉养你.....”

杨锐憋了一笑,拳头里在嘴边轻咳一下,说:“布袋可不能好酒好肉的养。”

听闻声音徐宏诧异的呆住,布袋从他的双手脱落,掉在他怀里又爬了起来,屈身一跃,便停在了杨锐的脚边,挠着杨锐的靴子喵呜喵呜叫着。

徐宏僵硬起身,看着杨锐精瘦黑黝的面庞发愣。

还没来得及脱去战甲直奔太子府,与周围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。

杨锐放下布袋,上前一步单膝跪地欲要行礼,被徐宏伸手拦住。

杨锐抬头:“太子殿下。”

徐宏说:“杨少将远去数月就要与我如此生疏?”

杨锐改口:“徐宏。”

徐宏点头应了,拉着杨锐坐到了古琴边。

布袋一跃身跳进了杨锐怀里,奈何盔甲太硬,喵呜一声又爬进了徐宏怀里,仰躺着身子好不舒服。

徐宏轻笑一声,拉过杨锐布满枪茧的手放在布袋圆滚滚的肚皮上,“这些日子我可一点没亏待它,你看涨了多少肉。”

杨锐顺着徐宏的动作在布袋的腹部停留,眼睛却一动不动的盯着徐宏的脸庞。

杨锐说:“那为何你瘦了些?”

徐宏一愣,继而一笑:“那是布袋和我争抢。”

他说:“再说少将一去数月,生死未卜。回回传来战报我都提心吊胆听完。”

他看杨锐,“少将在战场上浴血奋战,我怎能安寝?”

徐宏眼里泛着水光,一改之前的话锋,“我已向父皇进谏,下次我要陪少将一起征战沙场!”

杨锐一惊:“可是胡闹!”

徐宏坚定:“怎么胡闹?难道少将还想看到我为了担忧少将的安慰日渐消瘦度日如年吗?”

杨锐一噎,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。

徐宏握紧了放在布袋肚皮上杨锐的手,“这些日子我苦练了武功和兵法,我绝不会拖后腿的。”

杨锐面带纠结:“臣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徐宏听见杨锐在他面前自称臣,心里颤了一下。

杨锐继续说:“战场上刀枪无眼,太子殿下如若有什么闪失,臣如何向皇帝交代,如何向老百姓交代?”

徐宏说:“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等没用?”

杨锐一愣,连连否认:“太子殿下这是什么话...”

徐宏打断他:“够了,我不是什么娇滴惯养,柬书已上,我一定要去。”

杨锐说:“太子殿下这是何苦?”

徐宏说:“与其在这里日思夜盼少将安全归来,不如陪在身边与其同生共死。”

杨锐一愣。

他说:“徐宏,我杨锐何德何能....”

徐宏偏过脑袋不再看他,盯着布袋的肚皮发愣。

良久才说:“少将不也是归来就来看望我?连衣服都没时间换一套,顾不上本王看到少将这番模样会有何心情,难道不是心念本王?”

杨锐身子一僵,这些他还未考虑过,只是到了京城一下马,他的心里就只想看到徐宏,让他看到自己完好无损的回来了。

他心里想着,手不自觉的放到了琴弦之上,琴弦摸过他手心的老茧。

他开口道:“好久没听你弹琴了。”

徐宏心里一喜,笑容爬上脸颊,欣喜地说:“我这就为你弹一曲,接风洗尘!”

杨锐也跟着笑,将布袋抱起挪到了旁边一点位置。

春日阳光明媚,普照大地。

青绿一片的草坪上,一身着盔甲的战士身边端坐着一只小肥的猫咪。

一人一猫望着眼前穿着黄袍,手指在琴弦上翩翩起舞的少年。




——
后面是隐瞒身份在杨锐身边辅佐了。
古代好像男人间这么暧昧可还行?
而后在战场上才真正谈恋爱吧。

【瑜昉】杀青

OOC慎吧。

*******

“2017年6月4日 撒哈拉沙漠 晚”

尹昉在剧组道具组那里顺了张皱皱巴巴的白纸,蜷腿随意坐在地上看一边工作人员忙碌。

黄景瑜在前半小时被叫走了,尹昉到现在都没看到他的人影。

这时正是晚上七八点,尹昉眯着眼睛努力辨识才能勉强看清楚自己在纸上写的字迹。

尹昉不知道下一句该写什么。

他无聊的撑着脑袋,好会听到身后传来黄景瑜的声音。

“昉儿!”脚步声有点远,尹昉慌忙把纸张收进上衣里兜。

他故意不回答,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,直到停在他身后。

“尹昉儿。”

“啊,”尹昉转过身子,仰着脑袋看黄景瑜,“你刚去哪了?”

黄景瑜说:“刚刚译哥叫我去帮忙收个东西,他个子不够。”

说完还给尹昉挑了下眉毛,十足挑衅。

尹昉点点头,不再看他。

黄景瑜也跟着蜷腿坐到了旁边。

好一会,黄景瑜用肩去撞尹昉,对方被猝不及防撞了一个蹑足。

黄景瑜露出虎牙:“昉儿,我们去看看夜景呗”

尹昉迟疑了一下,点点头默许了。

摩洛哥的天空,说句不好听的,都快被他和黄景瑜看穿了。

如果每天的星空都是一样的,那天上有多少颗星星,他都一清二楚。

可是每一天都不一样,每一次看也都不一样。

尹昉被黄景瑜拉着手腕带着走,没走多远碰到了张译和杜江有说有笑的正往回走,看到他俩打了个招呼。

杜江笑的眼角起了褶皱,“又去看夜景啊?”

尹昉跟着笑:“对啊!”

他用胳膊肘怼下黄景瑜,黄景瑜立马附和着开口:“最后一晚了,再数遍星星去。”

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,尹昉觉得黄景瑜在说最后一晚的时候,手腕捏他的力度大了一些。

尹昉和黄景瑜爬上了来过无数次的地方。

这天星星比以往所有时候看着都要密集,都要闪烁。

尹昉觉得是在对他们即将的离别告白。

尹昉没戴眼镜,在黄景瑜眼里的星星点点在他眼里都成了四角星。

尹昉看星星看的认真,黄景瑜看他看的认真。

在不经意撇头看向对方的时候,目光撞到了一起。

黄景瑜虎牙抵着下唇,欲言又止。

尹昉弯腰抓了把土沙在手上,举在他和黄景瑜之间。

两个人静静地看着土沙不断的从尹昉手指间流失。

终于,黄景瑜说了话:“昉儿。”

他说:“回去之后你会不会想念这里的日子。”

尹昉愣了愣,没说话。

黄景瑜又问:“那你会不会想念这里的人?”

这下尹昉没一点犹豫,点点头说:“会一辈子想念的。”

一辈子想念这里的日子?还是一辈子想念这里的人?

尹昉想再去抓一把土沙,弯腰的一刻黄景瑜看到了他胸口露出一点的白纸。

鬼使神差的,黄景瑜伸手将他拿了出来。

而后两个人都愣住了。

黄景瑜略结巴的解释:“我....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他说着就想给塞回原位。

被尹昉拦住了,尹昉说:“没事,无关紧要的东西。”

黄景瑜半信半疑,小心的打开了这张皱皱巴巴的白纸。

看到字的时候愣了好会。

尹昉笑他:“都说了无关紧要的东西,写着玩的。”

黄景瑜却不然。

尹昉看着他在身上摸上摸下,好艰难的从膝盖下面的兜里翻出了一小截铅笔。

尹昉凑近了一点。

才发现那是眉笔。

黄景瑜看尹昉惊讶的眼神,讪讪解释:“前两天不小心弄断了,害怕就把断掉的一截藏这里了。”

说着还不好意思的摸着脑袋笑了一阵。

尹昉被他傻到,娇嗔的撇了他脑袋。

那一截眉笔很短,还没黄景瑜食指一半长,黄景瑜却拿着它想要写字。

字写的歪歪扭扭,还在白纸上面戳了几个小洞。

等黄景瑜拿着白纸自己观赏,尹昉才凑过头去看。

黄景瑜写的是:

顾顺李懂 杀青

尹昉心里五味杂陈,今天过后,没有每天活跃在大沙漠里的顾顺李懂了。

尹昉听黄景瑜问他:“你喜欢顾顺还是黄景瑜?”

尹昉说:“黄景瑜。”

黄景瑜说:“那顾顺呢?”

尹昉说:“黄景瑜就是顾顺,可顾顺不是黄景瑜。”

尹昉说喜欢黄景瑜的时候看着夜空,眼睛里都是星星的倒影。

黄景瑜在他眼里看这片星空。

黄景瑜不着痕迹的往尹昉那边一点一点的移动,好久才拉近一点点距离。

等完全胳膊挨着胳膊,大腿贴着大腿,尹昉也没有什么格外的反应。

这让黄景瑜大胆的将尹昉伸手揽住了尹昉肩膀,那是一个想要把他揽进怀里的动作。

没被拒绝,黄景瑜几乎要跳起来欢呼雀跃。

事实上他是高兴早了。

尹昉侧过头去看黄景瑜,那眼神像是要把黄景瑜吸到里面去一样。

着魔一般,黄景瑜不由自主的向尹昉嘴唇偏移。

双唇贴上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。

他和尹昉摩洛哥的沙哈拉沙漠里,在星光璀璨的夜晚里。

完成了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。